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亮麗的博客

每一个成功者都有一个开始。勇于开始,才能找到成功的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幽情雅趣》倾城殇  

2014-11-12 16:57:50|  分类: 幽情雅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《幽情雅趣》倾城殇 - 亮麗 - 亮麗的博客

 

此生失你,纵有无上荣光,锦绣山河,于我,又有何意义?— 舒锦夜
  

      顾倾城,“北方有佳人,一顾倾人城”的顾倾城,初见面,你便如是诠释了你的名字。倾国倾城,你的容颜,当然配得起这样的盛赞,而你的张扬,倾覆的,正是我舒锦夜的城。你曾眼神慵懒如猫,在我金碧辉煌的大殿里,无限妖娆,“王,锦夜,你是我的王,我唯一的,王。”那是初见的夜,那夜,你被你的国家,你的父兄,作为战败的礼物,送给年轻而善战的王,以此求和。那王,是我,舒锦夜。
  遇见你之前无比漫长的年华里,我曾以为,我,舒锦夜,此生都将是执掌天下的王,玩弄天下于鼓掌之间,一寸一寸,扩大我的国家,我的版图。遇见你之后无比短暂的时间里,我也曾以为,我能为你,放下所有的雄心,为你,散尽万千荣华,只求与你,百年厮守,永不分离。
  那夜,你说,“王,我要你,用完整的天下,作聘礼,娶我。”我惊异于你的冷漠,你所说的天下,包括着你来的国家,我知道。我默然,沉吟许久,“好。”你便笑了,无限妖媚,“王,”你轻声的呢喃着,倚上我火热的胸膛,我年轻的,炽热的胸膛,“你真好。”你说着,柔若无骨的纤手在我的颈间环绕,乌黑的秀发在我的胸前散落,那夜的你,百媚千娇,风情不止万种。一夜缠绵,不消多说。
  次日,你亲自为我披上甲胄,用金玉的冠高高束起我的发,为我佩剑,送我出征。我亲率大军走出我的王城,你在城墙之上,墨发披散。我高高的仰望,你依旧是昨日的红衣,神采飞扬,顾盼生辉。
  君王沙场征战四方,伊人深宫相思难寐。自与你别离,我日日浴血征战,只为,早一点,得到完整的天下,早一点,娶你,做我的后。
  一个接一个的城池被我攻陷,一个接一个的国家被我粉碎,还有,一个接一个的国君,被我,斩于马下,血流成河,血染天下。八十日,顾国王城,最后一座还不属于我的城池。我纠集兵马,兵临城下,冷冷的笑。你的父兄,就在城墙之内了。我突然感到无比疲惫,连日来的征战,让我对你的思念,一日,更甚一日。快了,快了,等我攻下最后一座城池,等我斩下最后一位国君的头颅。我就回去,回去看你万种风情,看你,轻舞水袖。从此,歌舞升平,不再手染鲜血。
  天地变色,风云际会,血染红了顾国王城的每一寸土地,我走过昔日繁华的街道,直到街道尽头,顾国王宫,终于,斩下了顾国国君的头颅。死前,他说,“你怎么忍心,伤害倾城的家人。”呵呵,倾城的家人,倾城,他们那里配做你的家人?把我的倾城,当做礼物一样送出去的人,怎么会配做你的家人呢?
  倾城,你想要的,我已尽数做到。如果,这就是你想要的。
  八十一日,班师回朝。我的王城,张灯结彩,今夜,我便用天下作聘礼,娶你,顾倾城,我的,倾城。
  同一座大殿,同样的人,今夕风云已变幻,那夜,你是战败的国君送来的礼物,今夕,你是我舒锦夜的后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后,权倾天下的后。
  你身着凤冠霞帔,自深宫内院,一步,一步,走进金碧辉煌的大殿,浅浅的笑。一舞惊四座,“王,你归来了。”你说着,莲步轻移,依偎在我怀中,置文武百官的惊诧于不顾。典礼按时举行,百官朝见之后,礼~毕~,宦官拖了长长的调子。遣了侍女送你进我的寝阁,即便你早已是我的女人,今夜,依旧是要洞房花烛的。
  照例与群臣心不在焉的宴饮之后,我已迫不及待的要见你,倾城,我的后。我走进寝阁时,你眉眼安详,正襟危坐。我悄无声息地走进你,拥你入怀,你有瞬间的反抗,而后温顺的依偎。我抚上你眉眼,你朱唇轻启,“王,”话音未落,我已堵住你的小口,攻势凌厉,“洞房花烛夜,春宵一刻值千金。”你不再言语,专心迎合了我的攻势,身形律动不已。我抚上你洁白蓓蕾,如愿感到你的轻颤,你白皙的手臂环上我脖颈,身体迅速的发烫。
  一夜颠鸾倒凤,几乎未曾歇息,次日佯病不朝。如是数日,朝野上下骂声一片。
  第七日,缠绵依旧,你说,“王,你已七日未朝。”我故作不解,“那又如何?”你再也沉不住气,“王,天下尽言倾城红颜祸水。人言,可畏。”我揽了你纤纤玉臂,“倾城,你怕了?天下,不过是你要来的聘礼,我只是在等你的凤王袍罢了。”你讶异,“凤王袍,你莫非真要以天下为聘?”我云淡风轻的笑着点头,“君子一言,如何会言而无信?”你良久不语,而后轻轻的笑,一如初见时的无限妖娆。
  温存时刻,却被不和谐的叩门声打断,小舞手捧着金线织就的凤王袍,轻轻走入。抬眸的刹那看到满室春光,惊慌失措地低垂了头,忙乱地行礼,我沉默,你温言软语,“衣裳放下,你且退下吧。”小舞应道,“是。”随后便悄无声息的退下。我左手支起头,右手揽起你,“试试。”你眼中划过了许多心思,而后起身,衣衫凌乱。一件件穿起里衣,我亦起身,伸手扯过了凤王袍,揽你入怀,为你披上这无上的荣光。你低着头,我看不到你眼中的情绪。
  “很美。”我低低地感叹。你娇俏的笑,“王。”抬起头的那刻令我神思恍惚,那是一种美艳卓绝,是一种惊世华媚。我微微出神,此情此景,何其相似。是了,那是我出征的清晨,你亦是如此神色。可如今,我已为你一统天下,不再浴血,你有为何露出如此神情?
  恍惚间你已退下了凤王袍,“王,倾城如何得你眷顾。”我不解,你不再笑了,温婉的面容有了一瞬间的狰狞,眼神冰凉而冷酷。却只是转瞬即逝,复又温柔地笑,只是言语却有着绝望的意味,“王,若是有朝一日,发现倾城背叛您,王,又将如何?”我想了想,“倾城,我会原谅你,我已为你倾尽天下,又有什么会不可原谅?”你低声的叹息,我分明听得真切,却不知,你为何叹息。
  次日清晨,七日不朝的王终于上了朝,还有,这天下唯一的一位权倾天下的后。史书只是寥寥数语,“锦夜三年,王大婚,同后共治。”倾城,那时的你我,何等荣光。
  你临朝称制的第三日,栖梧宫大火。我的皇后,我权倾天下,坐享着无上荣光的后,举火自焚了。两天一夜,火灭之后,连你尸骸亦不知何处找寻。
  我颓然回到寝宫,书案上是你一封留书,娟秀的蝇头小楷,只五字,“王,后会无期。”我一身冰凉,“小舞,拿酒来。”小舞遣了几个内侍,抱来了数坛顾国上贡的桃花酿,你曾戏言,“桃花酿,醉人间。”我酩酊大醉,不省人事。史书载,“锦夜三年,后自焚,王大醉。顾国国君起兵反叛,叛军直趋京师而来。王下令,不抗不降。”
  顾国国君,我听到这称呼时,才明白了你的不告而别,是因为你的背叛。可你为何不信我?倾城,我说过,我会原谅你。“锦夜三年,顾国叛军攻破京师,王自焚于栖梧宫旧址。”这是史书上,关于我最后的记载。
  倾城,你既背叛,我要这天下,又有何用?

來自網絡 
《幽情雅趣》倾城殇 - 亮麗 - 亮麗的博客
 
《幽情雅趣》倾城殇 - 亮麗 - 亮麗的博客

《幽情雅趣》倾城殇 - 亮麗 - 亮麗的博客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